新聞廣告熱線:0719-4224351

當前位置:首頁 >  文旅 > 文化動態

悲歌!贊歌!

——讀《孤膽》《烈骨》

王茂卿


  元旦前夕,袁斌將他剛剛出版的兩部紀實小說——《烈骨》《孤膽》各送一本給我,在倆人“交接”的那個剎那,我自對方的表情讀到一種如釋重負的輕松。我知道,這是了卻夙愿后的情感外現?!读夜恰分魅斯鞘琢x元勛張振武,《孤膽》主人公則是中共早期黨員楊楚楠,乍一看,倆人似乎有些不搭界,不過,仔細想想,他們都是竹山人、都是革命者、都是英年早逝……不斷提取公因式后,我們很自然地得出結論:二人都將自己的人生悲歌唱成了時代的英雄贊歌!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英雄終將在歷史激流中屹立成中流擊水的柱石,激起驚濤駭浪。兩部紀實小說從二者的生平事跡著墨,透析出英雄的精神世界與個性特征,尤為難得的,是在描寫中心人物的同時,作者還以全景式的紀實手法再現了那個時代活動在歷史舞臺是竹山人——在竹山文學創作乃至史學研究方面,這一點實屬創舉?,F在,還是讓我們一起走進文本,粗淺領略一下兩部著作的意蘊特征吧。


  一、厚重的革命主題

  時至今日,一個不容否定的事實已經無需爭論:以革命人物創作紀實小說著實屬于一種冒險——特別是依據旁證材料存量不足,卻又曾“當紅”一時的公眾人物著筆,更是有如自尋跳舞的刀尖兒。袁斌在承接課題前的惴惴心理就很客觀地說明了這點兒:“民國時期有一批竹山人在武漢建功立業,聲名赫赫,特別是張振武,郭肇明,施洋等人,堪稱偉大,他(指羅維揚)希望我寫一部紀實小說?!薄斑@確實是一個有重大意義的選題,但對我而言,卻是一個過于宏大的工程,它的艱難程度讓我不敢答應。這是一部紀實小說,必須從事實出發來組織故事,但武昌起義的史料雖較為豐富,但張振武的具體事例卻不多,郭肇明、張子維、馮嗣鴻等人的史料更為缺乏,而更難的是找到他們之間的聯系。由于時間和精力不逮,這件事也就放在心里,后來聽說羅維揚老師也給其他人說過,同樣沒有人敢答應?!弊x到此處,不由想起《狼圖騰》里那位蒙古大叔的遺憾:蒙古人沒有歷史,蒙古的歷史都是別人寫的。長期以來,竹山就處在這種尷尬的境地——清朝以前連縣志都沒有。很多時候,我們要承認一個史實:僅有歷史人物、歷史事件的客觀存在是遠遠不夠的。即使你確曾站到歷史舞臺的C位,如果想讓自己的能量溫暖到后人,還必需有自帶光源的講述人來進行必要的情景再現。艱難抉擇之后,袁斌決心與人合作完成這項“與偉大人物的交流”的艱巨任務——他不能讓英烈的鮮血就那樣了無蹤跡的被歷史無端湮沒蹤跡。

  《烈骨》再現的是“一腳踢開滿奴”的張振武。他是竹山縣第一位為尋求救國救民道路而自費留學日本的革命黨人(郭肇明與張振武同年留學日本,可屬于公派),是辛亥革命的靈魂人物之一,被后世譽為“首義元勛”。為了廢除帝制、實現共和,他散盡家財、向死而生,為民國創建立下曠世奇功。然而,由于他所主張的共和被專制復辟者視為絆腳石,終被黎元洪袁世凱等人聯手戕害。相對而言,《孤膽》的主人公楊楚楠的名氣就要“小”了很多。辛亥革命爆發時,楊楚楠還只是個孩子,不過,他的身體成長與人生觀形成卻正值民國初年。正如首義元勛未得善終一樣,辛亥革命并沒有給勞苦大眾帶來久已期盼的幸福生活。楊楚楠的大學時光正是馬克思主義在武漢的發育期,好學熱血的楊楚楠深受影響,于1926年春季加入共產黨,同年11月,受黨組織委派與賀華、施季皋、喻卓然、陳寶等一眾青年回竹山開展農運工作。楊楚楠雖為一介書生,卻是滿身膽氣,在隨后的農運工作中,他與富甲一方的“王三盛”家族、與獨霸一方的杜子翼叔侄展開殊死博弈。反復爭奪中,他甚至還在白色恐怖最為嚴重的時期掌握了地方政府——田家區政府的行政權。遺憾的是,由于僚屬的失誤,導致他私藏槍支、蓄意謀反的罪名被“坐實”,從而受到國民黨軍方的長期羈押。牢獄之中,由于他的堅貞不屈,敵人不曾獲得絲毫有價值的定罪證據,對方也就只好讓案件長期懸置。令人惋惜的是,由于國民黨獄中條件實在太次,身體又受刑過度,終于造成了他的英年早逝。張振武、楊楚楠雖然時位不同,可就喚醒民眾、改良社會、為民謀福、推翻專制的心跡卻又是一脈相承、靈魂融通的。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二人前赴后繼為后人完美呈上一曲個人命運的悲歌、推動歷史進步的贊歌!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周年,《孤膽》《烈骨》于此時出版,顯然帶有強烈的獻禮意義存在。


  二、作品特色

  《孤膽》《烈骨》是紀實小說,這就決定了作品首先是寫歷史,不是編故事,必須秉承對歷史負責的態度。這兩部小說確確實實做到了這些。

  其一、竭盡所能,足量占有創作素材。

  既是書寫歷史,就得秉持嚴肅態度,保證寫作材料的真實性。小說主人公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作品所用素材自然要遵循真實可考原則。決心承接任務之后,作者幾乎窮盡一切可能的搜集素材方法,從而保證了自己對材料的飽有。素材收集期間,他們多次上雙臺、下田家、出房縣、去武漢,想方設法尋找關聯故人及故人傳人的蛛絲馬跡,從口耳相傳中獲取珍貴資料(“走訪與楊楚楠、王道章及陳素梅等相關的人士,由此獲知了一些細節”)。查閱相關資料,從中尋求關聯信息(“筆者參考了《竹山縣志》、《中國共產黨竹山歷史》、《我為人民說實話》、《中共竹山歷史紀事》等多種資料,翻閱了《王氏族譜》、《楊氏族譜》等”),除此之外,甚至還從網絡上“淘”來書籍(“雖然價格較高,但受益良多”)為己所用。為了從交叉人物與事件中獲取映證材料,作者大量閱讀相關書籍,從典籍中尋覓相關人物的交叉點。為了拓寬材料來源,他們甚至從網絡上“讀到了很多關于辛亥革命的材料、論文、小說、傳記、故事……從中哪怕幾個字的相關素材,也讓人欣喜”。各類素材匯集起來以后,又“耗費了很多心血”“去偽存真”,從而在得到“相關佐證”之后,才最終“作為史料引用”,從而確保了素材的豐富、真實性。歷盡艱辛、狂沙吹盡,作者終于占有了足以豐滿人物形象的創作素材,為作品的起筆鋪平了道路。

  第二、強調背景,突出人物間的交集。

  世界是物質的,物質是普遍聯系的,《孤膽》《烈骨》作為《大澤龍蛇》系列作品的兩翼,小說中的人物當然應該在眾多竹山英烈人物的相互交流碰撞中成型,絕對不可孤立存在。小說以矢志報國、改良社會為經,以勵志篤行、實現抱負作緯,從紛繁的歷史事件中凸顯出竹山先烈間的相互支持與幫襯。在兩部小說中,作者經過潛心研究、竭力尋覓、科學甄別之后,厘出很多具有重要歷史價值的史料,尤其是先烈之間的交集,并由此突出他們各自在救國救民道路上的具體探索與相互影響。走進小說,我們發現張振武與馮嗣鴻是表兄弟,與張子維是叔侄且交好,與郭肇明同為留日學生而且還屬他鄉故知,同黃興有深刻矛盾;楊楚楠是“王三盛”家族的女婿,與施季皋是好友,與杜子翼是絕對相反的兩個陣營等等。

  第三、把握節奏,注重作品的可讀性。

  歷經幾十年的沉淀,依據革命人物創作的文學作品已經浩若煙海,如何讓讀者愿意將自己這兩本小說悅讀下去,從而實現自己的創作初衷?這是一個考驗作者寫作功力的棘手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作者在寫作過程中,考慮到先烈們主要從事的是革命工作,既然是革命,直接沖突就必然不會少,作者緊緊依據這個特性組織材料,圍繞沖突安排情節,遵循矛盾推動情節發展的規律,讓作品自然營造出一種緊張、激烈的氛圍,讓人讀來有股不忍釋卷的沖動。

  第四、個性語言,凸顯作品顏值擔當。

  語言是文學作品的顏值擔當?!豆履憽贰读夜恰氛Z言具有鮮明的個性,在作品之中作者根據主人公所處地理位置,有意嵌入大量竹山符號,以語言為載體凸顯作品的地域特色與歷史痕跡?!豆履憽分械摹翱屯迌骸?、“席簸籮”、“毛狗子”、“稀奇到八寶經兒樣的”、“爺奶喜歡當頭子,爹媽心疼斷腸兒”、“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顛兒顛兒的”……《烈骨》里的“你個活鬼娃子”、“數蘿卜籽”、“苕高”、“你老漢還怕你不見了呢”等都是典型的竹山方言俚語,這些語言如果不加注釋,即使竹山本地的年輕人也未必全部懂得。但是,當主人公一旦離開竹山,這種元素就自覺消失,通過語言,作者將主人公順利包裝到自己希望塑造的形象層面上來。


  三、歷史價值

  地理位置雖然相對較為偏僻,但是就推動歷史的進程而言,自上古三代開始就從未有過竹山人的缺席。20世紀二三十年代是中國社會的急劇震蕩期,使命感極強的竹山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觀。時至今日,先烈們創造的歷史事實確實已然存在,然而,由于當時并沒有健全的檔案管理機構、專業的檔案人員,再加歷史久遠,長期缺乏必要的收集整理,史料就那么一點一滴的流失,以至于逐漸變得模糊不清(“《竹山縣志》里居然沒有楊楚楠的詞條”)……搶救性收集整理好這些史料已經迫在眉睫,基于這個考量,我們有理由認為這兩部著作其實是歷史價值與文學價值并存的,二者是小說的兩翼,彼此相得益彰、互為犄角。從史學層面看,兩部紀實小說起碼擁有如下特點:

  第一、求實存真,增遺補缺。如前所述,兩部小說的所有人物以及創作素材都來自作者艱辛努力收集比對而得,作品所用材料是完全構建在歷史真實的基礎之上。我們不妨以人物為例,作為長篇小說,兩部長篇涉及的歷史人物數量相當驚人、事件更是駁雜異常,但是,作者出于“紀實”這個基本創作原則考量,作品中僅有一個無關宏旨的配角李定邦屬于虛構,即使這樣,作者還是專門在《關于小說的若干說明》中特地加以說明,整個創作過程的嚴謹態度由此可見一斑。很大程度上,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認為:《孤膽》《烈骨》其實是兩部以文學方式呈現的竹山革命者的史料匯編。

  第二、紀念緬懷,不忘初心?!豆履憽贰读夜恰酚诮▏呤苣赀@個特殊歷史時期出版發行,作者心中的具體指向自是不言自明:面對新中國取得的巨大成就,我們緬懷先烈,并力求循著他們的足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前行,為建設更加美好的竹山尋求史料支撐。

  第三、彼此映證,共呈主題?!读夜恰分魅斯珡堈裎涓F其一生、砥礪前行,最終只為推翻盤踞中國幾千年的帝制;《孤膽》中的楊楚楠堅貞不屈、矢志不渝,與盤踞一方的地方惡霸殊死較量,反映了早期共產黨人的農村革命運動,

  當然,僅有這兩部小說是滿足不了作者的“胃口”的。我與作者有過探討,作者的出發點并不僅僅只是呈現出這兩個人物,他想表現的人物數量遠遠龐大于此?!读夜恰分兄^多的有馮嗣鴻、郭肇明等人,《孤膽》中有施季皋、賀華等人。作者也不僅只希望描寫出這倆人物所處的不同時代,他意圖表現的是整個民國時期的竹山英雄。讀罷這兩部紀實小說之后,明眼人不難發現作品明顯缺少了中國革命的另一犄角——工人革命,這也正是作者正在著手處理的大事。據悉,作者就是據此而策劃了另一部表現施洋生平的紀實小說《鐵肩》。當張振武、施洋、楊楚楠三人組成的“鐵三角”成型后,必將立體呈現出竹山英雄在民國時期的一個英雄群雕。而由《烈骨》《孤膽》《鐵肩》所構建的《大澤龍蛇》三部曲,也將成為表現這一時期竹山革命者的最好載體。如今,在品評這兩部小說的同時,我們也期待著這個三部曲的早日合體面世。


關注我們

  • 新浪
  • 騰訊
  • iPhone版下載
  • Android版下載
云上竹山

微信公眾號

手機客戶端

青海快3图片欣赏 e球彩开奖查询 杀一波公式 到百度首页 陕西11选5怎么玩 熊猫棋牌所有版本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全部 盛棋牌手机版 481走势图最近120期 短线炒股平台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