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熱線:0719-4224351

當前位置:首頁 >  新-堵河文苑

那時,那年......


  筆者,34歲,一個土生土長的竹山柳林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說到柳林,當數美味的“柳林臘肉”。言歸正傳,這不,還有十來天就要到春節了,已到中年的我,也開始慢慢回憶小時候過年的場景,那時過年,似乎更有味道。

  打我記事起,春節一直在農村老家度過。春節前夕,父親是家中最忙碌的那一個,他寫得一手好毛筆字,也頗有些墨水,街坊鄰居都喜歡請他寫春聯,父親總是來者不拒,樂呵呵地拿出《春聯摘抄本》謄抄,有時靈感來了,他自己也會即興潑墨,寫上幾幅。大紅的紙,炭黑的字,父親懸肘傾腰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

  過春節少不了春聯,也少不了一頓熱氣騰騰又香噴噴的年夜飯。老家過年,家家戶戶要殺一頭豬,殺了豬,再把左鄰右舍邀請上,大家熱熱鬧鬧湊一桌,有說有笑吃頓年飯。除夕夜前,廚房里總忙碌著母親的身影。切菜、炒菜、大鍋燉菜,一個人忙的不亦樂乎。在她的巧手中,普普通通的飯菜,變得有滋有味,且用土灶燒柴,那味道比城里的小鍋燉煮又好上一些。

  過年最開心的要屬孩子。兒時的新年,小孩子要穿上新衣的。新衣服是母親在集市買的布料,然后送到裁縫店制作。那時,平常日子里很少能穿到新衣服,所以,在新年前絕舍不得穿出去,就連試穿給小伙伴看時,也要站在床上,鞋子都不舍得沾地,就怕蹭上一點兒土,只有等到大年初一早上拜新年那一刻,我們才會穿著嶄新的衣服“亮相”。

  穿上新衣服,吃過早飯,我們就到左鄰右舍挨家挨戶的拜年,拜年時會收到很多糖果、水果之類的小零食,回來后會和小伙伴們比一比誰的糖好吃,誰的小零食多,誰的糖紙漂亮,這些在那個時候都是我們炫耀的資本。

  不僅有新衣服穿,過年最讓我們幸福的一刻就是拿到壓歲錢。從大人們手中,恭恭敬敬地拿到壓歲錢后會激動,會趕緊回到自己的小房間,找個地方把壓歲錢藏起來,生怕壓歲錢被媽媽給收回去。當春節聯歡中播放完趙本山的節目,我便穿上厚厚地外套,準備出門。因為晚上回家前,早就跟小伙伴們約好了晚上見面的時間和地點,準備在零點,燃放煙花。我們按捺著雀躍的心情,等到午夜十二點的到來,終于,那一刻來臨了,我們興奮地把已經準備就緒的煙花點燃,頓時“砰、砰、砰”的聲音響徹云霄,紅的、黃的、綠的、紫的、藍的煙花,在夜空中接連不斷的盛放……而我們的歡呼聲也伴隨煙花的響聲,一直到夜空再度恢復安靜。

  就這樣,我們一天天長大,走出家鄉,走出少年。兒時的新年,已經成為回憶,再不會重現,那種簡單、純粹、質樸的氛圍,也已杳然無蹤。如今年關將至,冷清了一年的農村熱鬧起來,大街上返鄉的人群如潮涌動,擺攤的小販也擠滿了街道兩旁,熱鬧似乎還是一樣熱鬧,但總覺得少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呢?待我仔細詢問內心,兒時的記憶又浮現了。(邱亮)













關注我們

  • 新浪
  • 騰訊
  • iPhone版下載
  • Android版下載
云上竹山

微信公眾號

手機客戶端

青海快3图片欣赏